一听故事忘红尘 忘红尘

【www.fi9.net--实习工作总结】

这个世界上的人,仿佛都是专为听故事而来的。你不见那些小孩子闹得再凶,大人一讲故事都变得跟淑女似的,两手支颐,听得分外认真,不吵也不闹了,更有甚者半夜三更不睡觉,非得等父母讲完了故事才肯睡去。

我小的时候也是如此,除了看书只爱做一样事情:听别人讲故事。只要有故事可听,走再远的路我都不会嫌累,再讨厌的人我都会忍着不去嫌他。我虽未念过幼儿园、学前班,但东家听来一个愚公移山的故事,西家听来一个精卫填海的故事,在祠堂里看个戏,看见村里的老人,也能听一段潘舍福舍身斩龙的故事,久而久之,自己竟也记得许多了。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,班队课上甚是无聊,我就把自己听来的这些故事分享给我的同学们,虽然我的讲述并不生动,但他们依旧听得津津有味。

当然,从邻居处听来的故事都是零碎的,加起来也编不成一本书,真正让我获益的源头是母亲和外婆。母亲的学问好,文章写得也好,还知道很多的民间故事和戏文。小的时候,母亲去厂里上班,因为家里没人照顾就将我带在身边,为了不让我闹腾,她就讲各种各样的故事给我听:郑人买履、伤仲永、小方卿见姑娘我一度以为,这些故事都是母亲创作的。而外婆则懂得很多的老话和掌故,还会各种接地气的谜语。农闲时节,得了空,她就会讲与我听。所以直至高中住校前,我放了假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外婆家。即使在外人眼里总是一副严肃面孔的外公,也会同我说他喜欢的戏文这段记忆每次回味我都觉得别样的美好。后来,我看的书也多了,母亲和外婆讲过的许多故事我都在书中找到了原型,便常常与她们作一些文字上的交流。

如今,外婆年纪大了,母亲也已经不再年轻,自然不可能再像小时候一样讲故事给我听。外婆因为年轻的时候操劳过度,大概在五六十岁的时候视力开始变差,出不了远门,母亲则在前几年得了一场病,更因为受了不少闲气,身子骨也大不如前,为了让她们打发打发时间,我给她们买了收音机。收音机里会播各种小说、戏剧,她们最是爱听。偶尔,我得了空,也会同她们讲一些平日里的见闻,讲我在马路上看到的风景和看到的人。

那一刻,我忽然觉得我与她们的角色似乎发生了转换。从前,我是听她们讲故事的人,现在她们成了听我讲故事的人。但角色再怎么变,不变的彼此间的亲情,就像故事里不变的剧情。当然,外婆和母亲有时候还是喜欢讲些什么,但讲的内容大抵只局限于我小时候的趣事、糗事和无关紧要的往事,而且重复又重复地讲,仿佛这是最耐听的。许多故事我早已听了不下二十来遍,但她们愿意再讲一回,我就愿意再听一回。

结了婚以后,妻子偶尔也会让我给她讲睡前故事,但因为彼此所学相近,我心中露怯,只能讲些假语村言蒙混过关。每当这时,我就会想起几句歌词:那年你搬小小的板凳,为戏入迷我也一路跟。我在找那个故事里的人,你是不能缺少的部分我想象着与妻子相遇在懵懂时,一起听人说故事,不觉间心里满是笑意。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fi9.net/gongzuozongjie/shixigongzuozongjie/2019/0804/4811.html

红尘 故事 忘了红尘忘了爱在线听 一世兵王
  • 相关内容
  • 08-04 心境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[心景]

    久没出去走走了。不单是远行,就是近郊也没得到机会看看。今天难得是个晴天,于是到家附近的护城河转了一圈。在冬天,那条S弯型的护城河两岸,临水的柳树虽然换上了黄色外套,仍不失风韵。微风拂过,柳枝款款飘荡,倒映在水面上的树影婆娑,如动感的水彩画。耳边听到很细且柔和的鸟声,抬头看到不远处一棵柳树上有两只很小

  • 08-04 [等你一秋]等你

    如何不念想?十月将尽,秋虫唧唧,晨霜夜露沾湿了归人的衣襟。你托秋风送来了信笺,一笔一画都是熟悉的字样。我轻推小窗,与一座山对视。远山含烟默带羞,近水无言自东流。我知道,你在山那边,既遥远又触手可及。伸手可掬一捧白云,却无法挽住你的双臂。洁净的山道边上,无尽的虫鸣在起伏,像是在说:放下放下那声音悠远而

  • 08-04 我爱故乡的竹笋 故乡的竹笋

    当布谷鸟儿开始满山吟唱的时侯,竹笋便开始萌发了。泥土里小牛角尖一样的竹笋,一个个探出头来,向着天空一个劲儿地蹿着。这时最快乐的就是故乡的大姑娘小媳妇们了,女人们邀约着上山采竹笋。他们三个一群两个一伙,背着背篓,拿着小锄头,挽着袖子,露出笋子一样嫩白的胳膊,说笑着爬上山去。绿绿的竹叶下,野竹笋早冒出尺

  • 08-04 【山间,午后】 什么的午后

    夏日的午后,阳光,激情四射,在照射的每一个地方,阴暗似乎无处可藏,亦如我放下后的心情,只躲在文字的角落里构筑一种来自云烟深处的惶惶,用一种清淡的回忆消遣如茶的光阴。感觉,此刻世间的所有,也在这阳光的照射下,逐渐褪去了所有的妖娇装扮,显现出原本的素简模样。一旁清澈的水面上,有几只水鸟嘻戏,把映在水中的

  • 08-04 怀念我的母亲:怀念我的母亲 朱德

    秋天老了,是冬天;母亲走了,是炊烟。我是一个不孝的游子,母亲走得时候,我没有回去,因为,因为我在实验有一种无法逾越的定势!在我记忆的相框里,母亲就是相框里的一幅水墨画,抑或是一帧老去的照片,她寂寂地遥远的躲在一朵苍老的浮云下面,静静地守望着远方的我。在家的时候,母亲在我的记忆中没有特别的印象和特别之

  • 热门专题
  • 网站地图- 手机版
  • Copyright @ www.fi9.net 付九文库网_范文大全_计划总结_工作总结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136666号
  • 免责声明:付九文库网_范文大全_计划总结_工作总结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,并不带表本站观点!若侵害了您的利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48小时内删除!